金沙js345 > 理财保险 > 买卖银行卡黑幕:光大银行“超级网银”成帮凶

原标题:买卖银行卡黑幕:光大银行“超级网银”成帮凶

浏览次数:78 时间:2019-11-09

摘要:每月有2000至3000元的底薪,业绩的10%作为提成,除此之外公司各个小组还有小金库股份在长沙开福区湘江世纪城有一家名叫天美的广告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并不做广告业务,而是干起了通过网络买卖银行卡的不法勾当。 他们卖出的银行卡(子卡),通过超级网银业...

吴金龙电信诈骗团伙案是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列出的电信网络诈骗十大典型案例之一。“新华视点”记者近日深入案发地福建晋江调查发现,几通电话就能诈骗成功的背后,隐藏着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上下游多个犯罪利益链条交织的“黑金”产业链。 几通电话骗走财务人员830多万元 2013年8月15日一早,福建晋江一家公司财务人员许女士接到电话,对方自称是上海市医保中心工作人员,声称许女士在上海办了医保卡,非法消费国家禁用药品1.6万元。 许女士表示自己没有在上海办过医保卡。对方提出,许女士的身份信息可能被他人盗用,建议其报警,并将电话转到了“上海嘉定公安分局”。电话中的“公安民警”表示将帮助许女士处理这件事,并告知了分局电话,让许女士去核实。 许女士拨打114查询,该号码确实是嘉定公安分局电话。不久,许女士接到了显示为该号码的电话,对方详细询问许女士身份信息后称,有人用许女士身份信息办了一张建行卡,卡内有300多万元资金,涉嫌洗钱,需要对许女士名下的账户进行资金比对。 慌了手脚的许女士将自己开设的银行卡信息告诉对方,并根据电话提示,登录所谓的公安机关账户查询网站,很快,许女士的电脑出现黑屏。没过多久,许女士发现账户内的830多万元资金通过网上银行被转走了。 揭秘诈骗窝点运作模式 经调查,犯罪分子的诈骗窝点位于老挝万象偏远郊区的一处别墅,团伙成员大多是被组织者以“出国务工”为名骗来。 犯罪团伙成员蒙某2013年5月经朋友介绍加入诈骗团伙,她说:“朋友说老挝那边务工收入不错,月薪5000元加提成,最高时可以拿到十几万元,工作轻松。” 和蒙某一样被高薪诱骗到境外窝点的有10余人。据多名嫌疑人交代,有专人给她们办理护照、订好机票。 到达窝点后,蒙某等人的护照、身份证等都被收走。工作很简单:根据事先编好的剧本,拨打或接听电话。 台湾人吴金龙是诈骗窝点管理人员之一,负责在大陆地区招人、培训新人。他说,每名新人会拿到一份剧本,上面详细讲述如何骗取受害者信任,新人必须反复操练台词,熟悉后才能上岗。 诈骗窝点有4组人员,分别是“发射手”“一线”“二线”和“三线”。 “发射手”通过互联网将含有“医保欠费”等诈骗信息的语音发送到受害者座机上,语音内容一般为“您的医保卡出现异常,下午四点半将强制停卡,如有疑问请拨‘9’号键”;拨9号键后,电话自动转接到“一线”。 “一线”冒充医保中心人员,告知被害人医保欠费,身份信息可能被盗用,让受害人报警并转接电话到“二线”。 “二线”冒充公安民警,详细套取被害人信息后,转给下线。 “三线”则冒充侦查队长或检察官,再次询问被害人信息,询问银行账户余额,声称被害人账号涉嫌洗钱等犯罪,需要将账户金额转入指定账号接受调查。受骗的被害人会主动转账,如果遇到不配合或账户金额较大的,诈骗窝点会有专人联系网络黑客通过网络手段窃取账户金额。 吴金龙说:“诈骗窝点每天的收益以及每个人的成绩都张榜公示,根据诈骗所得,‘一线’‘二线’‘三线’人员分别抽取5%、4%和8%。” 据吴金龙交代,老挝的这个诈骗窝点设立于2013年5月,每天通过互联网拨打数十万条诈骗语音电话,漫天撒网,共得手200多起,金额上千万元。诈骗许女士830万元后,诈骗团伙销毁账册和数据资料,抛弃诈骗窝点,分批逃窜。 电信诈骗“黑金”利益链 2013年8月至2014年初,公安机关先后在厦门、漳州、海南等地抓获吴金龙等17名犯罪嫌疑人;今年年初,泉州市中级法院对这起案件作出终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吴金龙等人13年6个月至2年不等有期徒刑。 记者采访了解到,诈骗团伙所得的赃款绝大多数被上线管理人员和幕后老板拿走,这些人没有落网,大多数赃款仍然无法追回。 警方介绍,跨境电信诈骗后台老板、团伙骨干等处于犯罪利益链顶端的人员查处难是打击该类犯罪面临的主要难题。 破获的案件中,抓获的多是诈骗窝点的一线人员或负责给犯罪团伙取款的下游人员,即使摧毁了诈骗团伙的窝点,但上线人员继续招兵买马,仍然会卷土重来。 公安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电信诈骗团伙用以诈骗、转账需要大量非实名制的手机卡、银行卡。以吴金龙诈骗案为例,诈骗分子诈骗许女士830万元以后,在两个小时内将账户资金拆分到下级800多个银行账户,并在台湾地区ATM机上取现。 据办案人员介绍,贩卖非实名银行卡、手机卡的犯罪团伙,利用他人遗失的身份证,甚至出钱聘用他人开卡,再出售牟利,一张银行卡200元至300元不等,一套开设网银、有U盾、绑定手机银行的银行卡、手机卡,卖到800元至1000元。 可以模拟任意号码的网络电话、伪基站是诈骗团伙实施诈骗的重要工具。据多名犯罪嫌疑人交代,有专门给诈骗团伙租赁、维持网络电话线路、外包伪基站发送诈骗短信的犯罪团伙,可以肆意模拟公检法机关办公电话,各商业银行、通信运营商、各大保险公司等客服号码,极大增强了诈骗的迷惑性。 多地公安机关负责人表示,铲除电信诈骗黑金产业要标本兼治,严惩诈骗人员的同时,堵塞银行、通信等安全漏洞,严厉打击贩卖银行卡、贩卖手机卡、违法出租网络电话通讯线路、设立伪基站等上下游犯罪利益链。

  每月有2000至3000元的底薪,业绩的10%作为提成,除此之外公司各个小组还有“小金库”“股份”……在长沙开福区湘江世纪城有一家名叫“天美”的广告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并不做广告业务,而是干起了通过网络买卖银行卡的不法勾当。

  他们卖出的银行卡(子卡),通过“超级网银”业务,都绑定了公司固定银行卡(主卡)。一旦受害人购买子卡并存钱进去后,不法分子马上通过网银将子卡里的钱转入主卡。

  不到4个月的时间,这家公司的固定银行卡(主卡)就轻轻松松入账近220万元。

  9月28日,《法制周报》记者从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检察院采访获悉,经该院提起公诉,近日,天美广告公司的湛拓、刘作佳、蒋银光等16人均因犯盗窃罪获刑。

  把钱窃走分6步

  2014年5月,被害人黄先生,因业务需要,在淘宝店铺购买了一套银行卡。随后,他往其内一次性汇入1.6万元。让他没想到的是,不到10分钟钱就不见了。

  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发现这套银行卡背后隐藏着一个犯罪团伙。

  2013年下半年,程远、崔腾飞(均另案处理)在湘江世纪城开了一家天美广告公司。

  两人了解到,光大银行有个“超级网银”的业务。只要将主卡和子卡绑定,不需要经过子卡同意,用户即可将子卡的钱,通过网银转到主卡。

  随后,两人先后聘请了湛拓、刘作佳、蒋银光等,16人组成一个团伙,专门通过“超级网银”这个业务来窃取他人钱财。

  为了便于作案,程远将聘请的人员分成3个小组,组长分别为湛拓、刘作佳、蒋银光。

  3个小组均从事银行卡的买卖、资金窃取、获利分配等事项。小组成员之间分工明确,紧密配合。

  因为是利用“超级网银”进行作案,团伙里还有专门解决计算机技术、银行卡绑定问题的人。

  他们是如何利用“超级网银”窃取他人钱财的?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不法分子的作案手段主要分为6个步骤。(如上图)

  16人窃取近220万元获刑

  据统计,湛拓、刘作佳、蒋银光等16人大部分是80后的青年。其中大专文化者8人,高中、初中或中专文化者8人。

  据检方指控,在2014年3月至7月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湛拓、刘作佳、蒋银光等人通过上述6个步骤,窃取客户资金2,196,294元。

  办案检察官介绍,为调动团伙成员积极性,团伙建立了严密的组织体系和一系列分配、激励奖惩机制。

  其中,团伙成员都有2000至3000元的底薪。此外,团伙成员还可以从各自小组窃取的资金中获得10%的提成。各小组的开销由各自负责,剔除小组成员个人提成、小组开销后,剩余钱的30%作为小组的“小金库”,用于投资或分配给成员。所有窃取的钱,除去上述开销外,剩下的按各小组约定的“股份”的形式,分配给程远及小组成员。

  2014年7月30日,湛拓、刘作佳、蒋银光等16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本文由金沙js345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买卖银行卡黑幕:光大银行“超级网银”成帮凶

关键词:

上一篇:男子银行卡被盗刷9000多元 消委会:银行应担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