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45 > 股票基金 > 消费金融牌照受资本热捧,24%高息红线惹争议

原标题:消费金融牌照受资本热捧,24%高息红线惹争议

浏览次数:93 时间:2020-04-30

最近一两个月,网传有持牌消金公司被监管口头指导调整利率之后,一直处于观望中的持牌消金公司,这次迎来了真正的监管。

在准入政策有放宽趋势之时,消费金融牌照受到资本热捧。

新流财经多方面获悉,兴业消费金融目前已被福建银监局明确要求,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将贷款产品利率调整至24%以下,未来也只能做年化24%以内的产品。

近期,第一家信托公司参与设立的中信消费金融开业;“百度系”度小满金融入股哈银消费金融;“烟草系”红塔银行参股苏宁消费金融获批;“阿里系”微梦创科成为包银消费金融第二大股东……

此前两高两部文件规定,金融机构贷款产品利率加上罚息、滞纳金等一并不能超过36%,此次兴业消费金融被要求罚息一起要控制在30%以内。

在大量资本涌入、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变相收取高利息的乱象仍普遍存在。

除兴业消金以外,注册地在福建厦门的金美信消金日前也已将利率调整至24%以内,可见,这波利率调整的举动率先由福建银监局发起并实施。

图片 1

如此一来,众多一直观望的消金公司也纷纷开始调整利率,虽然目前并未了解到其他消金公司有被监管明令要求调整,不过据知情人士反映,马上、招联等头部消金公司内部高层也开始要求调整利率。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目前已经开始大力度做24%定价的客群了,原来24%的客群占比远不如现在这么多。”马上消金一位员工表示。

1

此外,幸福消金、中邮消金等也已着手准备调整,各家在准入渠道上内部也早已要求不超过24%。

牌照受热捧

利率一调整,且不说许多消金公司下一年盈利情况如何,至少会大伤元气,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

消费金融是互联网流量变现的一个不错模式,因为相比小贷牌照,消费金融牌照的杠杆更高,而且可以在银行间市场进行资金拆借,资金成本更低。

消金公司只能做自营?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按照内外资一致原则,同时放宽中资和外资金融机构投资设立消费金融公司方面的准入政策。

临近年底,加上此次利率调整,众多消金公司开始不断缩小放款规模。

话音未落,“阿里系”、“信托系”、“烟草系”、“百度系”纷纷落子,拿下消费金融牌照。

兴业消金作为首家带头调整利率的消金公司,“线上产品目前已基本暂停放款,被要求指导之前,线上产品平均月放款在2亿元左右,而上次被监管口头指导至28%之时,就已经开始控制放款,缩小到月放款500万元左右。”兴业消金内部员工表示。

6月24日,内蒙古银保监局发布《关于包头市包银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增加注册资本及调整股权结构的批复》,同意包银消费金融注册资本从3亿元增加至5亿元。新增股东微梦创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增资2亿元,成为包银消费金融第二大股东。

“太难了,实际上很多产品年化36%都难以控制风险,年化24%基本就等于做慈善。”消金公司内部员工对于此次利率调整一事,都纷纷感叹道。

据天眼查信息,微梦创科是微博网络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创始人、法人代表为新浪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微博董事长曹国伟。截至2019年3月31日,新浪持有微博45.2%股权,为第一大股东;阿里巴巴持有微博30.2%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接下来,消金公司该如何保持以往的盈利能力都很难说,除了自营产品以外,一般消金公司都会选择做助贷。

“阿里系”微梦创科并不是第一家拿下消费金融牌照的流量巨头。不久前,“百度系”度小满金融子公司已通过增资入股的方式,在BATJ(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中首家拿下消费金融牌照。黑龙江银保监局5月16日发布的行政许可批复显示,百度旗下度小满金融全资子公司———度小满科技有限公司出资4.5亿元入股哈尔滨哈银消费金融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0%,位居第二大股东。

不过,在有年化24%这堵墙全面围堵之下,加上高昂的资金成本,对助贷公司而言,加上融担、坏账、流量、运营等各项成本之后,基本处于亏钱状态,助贷公司一大资金来源被卡断的同时,消金公司似乎也无法有足够的能力来开展助贷这一业务。

此外,第一家信托公司参与设立的中信消费金融于近期开业,“烟草系”红塔银行也在近期参股苏宁消费金融。6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中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开业的批复》,同意中信消费金融开业,这是第24家获批开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同时也是第一家信托公司参与设立的消费金融公司,中信信托持股比例为34.9%,为第二大股东。

也就是说,消金公司这一重要的盈利板块很有可能无法开展。

5月20日,云南银保监局发布《关于云南红塔银行参股苏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云南红塔银行投资参股苏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持股数量为2.4亿股,持股比例为15%。

在这一大趋势之下,规模较大的消金公司还很有可能面临着重新设计产品,对接对客渠道以及控制各类合作方,既要满足年化24%的要求,也要确保定价能够全面覆盖风险,这对众多消金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消费金融牌照获得热捧与当前监管政策和行业现状密切相关。从监管政策来看,P2P网贷、中小银行、互联网小贷分别受到“三降”、异地展业规模及低杠杆的限制。从行业看,长尾客户获得金融服务依然有限,“80后”、“90后”,甚至“00后”越来越倾向于提前消费的观念,整个消费金融市场预计未来5年还会增长一倍,达到20万亿元。

对此,某消金公司风控人士张成分析认为,监管此举也是在抑制居民的过度消费,“一般消费金融IRR36%对应实际费率成本能达到19%,IRR24%对应实际费率成本为13%,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或者个人的收入和工资增长速度能承担得起如此高的成本。”

“流量巨头通过消费金融变现是一大趋势。”王诗强指出,近几年一些互联网巨头在消费金融领域获得巨大成功,引起各行业对消费金融牌照的兴趣。

也有消金公司人士乐观地表示,表面上看,利息低直接影响了收入,但如果结合整个贷后,情况就大不相同,年化24%以内的用户逾期相对低,坏账也会相对降低,意味着整体的损失就会减少。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消费金融是互联网流量变现的一个不错模式,因为相比小贷牌照,消费金融牌照的杠杆更高,而且可以在银行间市场进行资金拆借,资金成本更低。

不管如何,看来这次利率调整风波将会持续一段时间,消金公司在这次大调整上势必也要花费一定的心血。

2

对银行实施疏与堵

屡触24%红线

对于监管此举,新流财经此前也报道过,很有可能是在给银行更多的机会,银行在零售业务中,应该承担的份额和市场还没有达到。

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其实,监管此举在全面调控成本的同时,对银行而言,其实是疏与堵的逻辑。

热闹背后,行业问题凸显———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仍时常触达24%的监管红线。

即疏通银行去给企业放贷款的道路,堵住银行所有的资金出口。

记者梳理近期的法院判例发现,中邮消费金融、兴业消费金融、北银消费金融等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皆存在综合利率超过24%年利率的情形,法院对超出部分做了不予支持的判定。

张成认为,事实上,消金现在成了银行的高收益出口,为了支持民营企业,这个出口必须要堵住,同时堵住流量的入口,也能抑制居民的过度消费。

根据《兴业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与邓建文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6年7月,被告邓建文,向原告兴业消费金融贷款,贷款金额为17万元,贷款期限36个月,指定还款日为每月15日,月利率1.5%,还款方式为等额本息。2016年7月11日,原告向被告发放贷款17万元。

本文由金沙js345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消费金融牌照受资本热捧,24%高息红线惹争议

关键词:

上一篇:代客理财出纠纷 如何调解才能各方利益最大化

下一篇:年终公募排名之争:【金沙js345】权益类激战正酣 可转债领跑债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