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45 > 财经资讯 > 宜化系又一落马高管获刑,化工巨头77亿巨亏后如何脱困

原标题:宜化系又一落马高管获刑,化工巨头77亿巨亏后如何脱困

浏览次数:147 时间:2020-05-06

图片 1

  原标题:宜化系又一落马高管获刑,化工巨头77亿巨亏后如何脱困

湖北宜化集团原董事长蒋远华之后,他昔日的又一名手下获刑了。

  湖北宜化集团原董事长蒋远华之后,他昔日的又一名手下获刑了。

近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曾任宜化集团旗下公司高管的秦士勇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秦士勇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近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曾任宜化集团旗下公司高管的秦士勇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秦士勇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宜化集团为湖北大型国企,实际控制人为宜昌市国资委,为国内化工业巨头。近年来,随着原董事长蒋远华案发,其多位高管也相继落马,当年的混乱被中纪委下属中国纪检监察报形容为“集团陷入一片乌烟瘴气”。

  宜化集团为湖北大型国企,实际控制人为宜昌市国资委,为国内化工业巨头。近年来,随着原董事长蒋远华案发,其多位高管也相继落马,当年的混乱被中纪委下属中国纪检监察报形容为“集团陷入一片乌烟瘴气”。

新京报记者梳理秦士勇案判决书看到,另外两名宜化系高管胡某、李某也被“另案处理”,二者均出现在秦士勇案件中,并与秦士勇的任职履历存在交集。

  新京报记者梳理秦士勇案判决书看到,另外两名宜化系高管胡某、李某也被“另案处理”,二者均出现在秦士勇案件中,并与秦士勇的任职履历存在交集。

遭到蒋远华等掠夺的宜化集团,业绩一度出现亏损,2017年一度巨亏76.96亿元。目前,经过新任管理层的治理,宜化集团经营已经好转,部分经营不佳的资产已完成出售,其中就包括秦士勇曾任职的公司。

  遭到蒋远华等掠夺的宜化集团,业绩一度出现亏损,2017年一度巨亏76.96亿元。目前,经过新任管理层的治理,宜化集团经营已经好转,部分经营不佳的资产已完成出售,其中就包括秦士勇曾任职的公司。

“聚焦主业剥离辅业重塑优势再造宜化”,这是宜化集团官网对其的新定位。

  “聚焦主业剥离辅业重塑优势再造宜化”,这是宜化集团官网对其的新定位。

70后高管获刑

  70后高管获刑

新京报记者从湖北省秭归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获悉,曾任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环保产品销售部总经理、新疆宜化公司副总经理的秦士勇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秦士勇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新京报记者从湖北省秭归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获悉,曾任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简称“新疆宜化公司”)环保产品销售部总经理、新疆宜化公司副总经理的秦士勇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秦士勇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秦士勇,男,1974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大学文化,系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秦士勇,男,1974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大学文化,系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近日,新京报记者查阅发现,秦士勇在两家公司的工商资料内出现,是新疆嘉宜实业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是宜昌宜化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

  近日,新京报记者查阅发现,秦士勇在两家公司的工商资料内出现,是新疆嘉宜实业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是宜昌宜化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

判决书显示,因涉嫌犯受贿罪,秦士勇于2018年7月19日被秭归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判决书显示,因涉嫌犯受贿罪,秦士勇于2018年7月19日被秭归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

展开全文

  秭归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5月至2017年1月,秦士勇先后任新疆宜化公司环保产品销售部总经理、新疆宜化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上半年,秦士勇与胡某商议后要求新疆量子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余某,对其向新疆宜化公司供应的石灰石,按照一定的标准给予胡某等人回扣,余某表示同意。胡某将此事向李某汇报,提出回扣款由胡某、李某、秦士勇三人平分,李某表示同意。2016年上半年,余某按照约定给予了60万元的承兑汇票,后胡某、李某、秦士勇各分得人民币20万元。

秭归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5月至2017年1月,秦士勇先后任新疆宜化公司环保产品销售部总经理、新疆宜化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上半年,秦士勇与胡某商议后要求新疆量子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余某,对其向新疆宜化公司供应的石灰石,按照一定的标准给予胡某等人回扣,余某表示同意。胡某将此事向李某汇报,提出回扣款由胡某、李某、秦士勇三人平分,李某表示同意。2016年上半年,余某按照约定给予了60万元的承兑汇票,后胡某、李某、秦士勇各分得人民币20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秦士勇伙同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秦士勇伙同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院认为,秦士勇与李某、胡某共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与胡某、李某共同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法院认为,秦士勇与李某、胡某共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与胡某、李某共同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法院判决,被告人秦士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被告人秦士勇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法院判决,被告人秦士勇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被告人秦士勇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秦士勇所任职的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据判决书显示,宜化集团系国有控股的公司,新疆宜化公司系国有参股的湖北宜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秦士勇所任职的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据判决书显示,宜化集团系国有控股的公司,新疆宜化公司系国有参股的湖北宜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据介绍,湖北宜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宜化集团)是从1977年创建的宜昌地区化工厂发展衍变而来的大型化工集团,是宜昌市国资委出资监管的市属重点企业,旗下拥有湖北宜化(000422.sz)、双环科技(000707.sz)两家上市公司,现有从业人员2万人,以煤、磷、盐三大化工为主业。

据介绍,湖北宜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从1977年创建的宜昌地区化工厂发展衍变而来的大型化工集团,是宜昌市国资委出资监管的市属重点企业,旗下拥有湖北宜化、双环科技两家上市公司,现有从业人员2万人,以煤、磷、盐三大化工为主业。

  12月24日,新京报记者查阅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背后股东为湖北宜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宜昌新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其中,湖北宜化背后为宜化集团。

12月24日,新京报记者查阅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其背后股东为湖北宜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和宜昌新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其中,湖北宜化背后为宜化集团。

  “另案处理”的胡某、李某

“另案处理”的胡某、李某

  落马获刑的秦士勇,并非此案中涉及的唯一宜化系高管。

落马获刑的秦士勇,并非此案中涉及的唯一宜化系高管。

  判决书显示,辩护人林兆甲的辩护意见认为:被告人秦士勇在胡某向某汉提出要回扣之前,未与胡某商量,胡某提出来后秦士勇没有反对,秦士勇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

判决书显示,辩护人林兆甲的辩护意见认为:被告人秦士勇在胡某向某汉提出要回扣之前,未与胡某商量,胡某提出来后秦士勇没有反对,秦士勇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

  秦士勇也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愿意接受司法机关的处罚,请求法院考虑其系初犯,积极配合调查、积极退赃等表现,对其从轻处罚。

秦士勇也辩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愿意接受司法机关的处罚,请求法院考虑其系初犯,积极配合调查、积极退赃等表现,对其从轻处罚。

  对于这一点,法院表示,秦士勇、胡某、李某在共同受贿犯罪中,均系主要实行犯,辩护人林兆甲关于秦士勇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这一点,法院表示,秦士勇、胡某、李某在共同受贿犯罪中,均系主要实行犯,辩护人林兆甲关于秦士勇系从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秦士勇案判决书称,胡某、李某均为“另案处理”。

秦士勇案判决书称,胡某、李某均为“另案处理”。

  那么,胡某、李某是谁?

那么,胡某、李某是谁?

  新京报记者梳理判决书看到,胡某以新疆宜化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身份出现,李某以湖北宜化集团党委委员、分管新疆区域的身份出现。

新京报记者梳理判决书看到,胡某以新疆宜化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身份出现,李某以湖北宜化集团党委委员、分管新疆区域的身份出现。

  新京报记者发现,宜昌市国资委网站2016年8月17日曾刊发文章显示,胡智以新疆宜化董事长的身份出现。

新京报记者发现,宜昌市国资委网站2016年8月17日曾刊发文章显示,胡智以新疆宜化董事长的身份出现。

  工商资料显示,新疆宜化2017年曾发生人员变动,胡智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工商资料显示,新疆宜化2017年曾发生人员变动,胡智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的一则安全事故当中,胡智曾现身。据湖北宜化公告,2017年2月,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电石事业部5号电石炉发生安全生产事故,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和5人轻伤,直接经济损失420余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的一则安全事故当中,胡智曾现身。据湖北宜化公告,2017年2月,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电石事业部5号电石炉发生安全生产事故,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和5人轻伤,直接经济损失420余万元。

  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在组织进行应急救援的同时,成立事故调查组,展开事故调查工作。2017年4月25日,昌吉回族自治州政府公布事故调查报告,建议对新疆宜化董事长胡智、总经理朱洪波两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在组织进行应急救援的同时,成立事故调查组,展开事故调查工作。2017年4月25日,昌吉回族自治州政府公布事故调查报告,建议对新疆宜化董事长胡智、总经理朱洪波两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新京报记者尚未获悉李某的身份。

新京报记者尚未获悉李某的身份。

  在上述三位高管之外,宜化系近年来展开反腐。

本文由金沙js345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宜化系又一落马高管获刑,化工巨头77亿巨亏后如何脱困

关键词:

上一篇:金沙js345春节放假19天,旅游津贴2万起 这家千亿房企引围观

下一篇:南宁百货两大国资股东联手“狙击”宝能系 股价连续涨停引上交所问询